返回 关闭
设置

世事起伏无常,生活多的是苦难


20世纪30年代,整个欧洲都笼罩在纳粹的恐怖之中。


当时,弗兰克尔是维也纳一家医院的神经官能症科主任,组建了幸福美满的家庭。


美国驻维也纳领事馆为保护他的安全,邀请他去领取移民签证。


但他舍不得抛下痛苦的患者和年迈的父母,决定留下来。


谁知,短短几个月后,纳粹占领维也纳来,他和父母、妻子、兄弟姐妹,都被抓进了奥斯维辛集中营。


与弗兰克尔一同被送进来的有1500个人,其中有不少是商人、医生、教师、科研工作者等。


然而,原本生活体面、备受尊重的他们,都沦为了被肆意践踏和欺辱的囚徒,时刻面临毒气室、焚烧炉和大屠杀的威胁。


他们带来的所有财物都被党卫军扣下,还像牲畜一样,被关进了最多只能容纳200人的棚屋里。


在这里,他们每天只能吃一小块面包加一碗汤,一年四季只能穿一身单薄破旧的衣服,还要做修铁路、铺轨道等辛苦的体力活。


晚上睡觉时,他们挤在木板床上,9个人合用两条毯子,把沾满泥浆的鞋子当枕头。


稍有不慎,或赶上党卫军心情不好,他们就会遭受一顿毒打。


更可怕的是,一旦身体垮了,干不了重活儿,就会被送进毒气室里了结生命。


恶劣的条件,残忍的虐待和巨大的恐惧,把囚徒们折磨得不成人样。


但天性乐观的弗兰克尔,没有失去求生意志,而是想尽办法保住性命。


工作队的囚头儿喜欢回忆过去的爱情故事,他就耐心倾听对方讲述,并用专业知识解决对方在情感方面的困惑。


为此,囚头儿格外关照他,安排他做轻松一点的活儿,多分给他一点食物,还在他得罪工头时,挺身而出替他说话。


集中营里会定期举办一些文艺表演,他只要有机会参加,就卖力地给那些凶神恶煞的工头们叫好。


因此,工头们都对他印象不错,他在工地上干活时,再也不会被莫名其妙地虐待和毒打。


就这样,他奇迹般地在集中营中活了下来,甚至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。


一夜之间从人间坠入地狱,他却不抱怨,不放弃,努力找到了生的希望。

169人看过 4月前
0  

全部评论(2)

请稍等,正在加载
我来评论
评论2 收藏 分享
取消
复制链接,粘贴给您的好友

复制链接,在微信、QQ等聊天窗口即可将此信息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