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关闭
设置

最好的事情就是做自己~

从我记事起,身边总是不乏优秀的小伙伴,时光的镜头几经变化,这些人散发的闪耀光芒总能戳中我心,影响着我,也温暖了我。


汤丽和沈如都是我很好的朋友,汤丽光芒四射妙语连珠总是让人眼前一亮,眼光不由自主以她为聚焦的中心;沈如温柔体贴,与她相处的舒适感如同心里住进了太阳。


高考之后,我和沈如考到了同一所大学,汤丽则去了遥远的南方。大三那年,我们仨都在为考研之事做着准备。人总是这样,只要心中有梦想,翻看手中沉闷的书本也能生出披荆斩棘的英雄感。抱团儿的英雄感让人更鸡血,我们三个人彼此鼓励,相互打气,也笃定念念不忘必有回响。

只是,生活是个习惯于随手赠送挫折作为成长交换的小气鬼,所以,并不是每一份努力的背后都有加倍的赏赐。在考研这件事上我被刻薄得最浩荡,笔试未过直接阵亡。


汤丽和沈如过了笔试,最终却都与心仪的学校失之交臂。幸运的是,生活没有对我们赶尽杀绝,汤丽和沈如都机会调剂,但选择调剂的结果是要在心仪的学校读研只能换专业。最后,汤丽去了一所不错的学校,而沈如沉默了许久,最终放弃了读研。


之后,我们被命运开凿成河水,沿着要去的地方各自奔流。汤丽去了广州继续深造,我得到了北京一家公司的offer,沈如在家乡成了一名大学生村官。
268人看过 10月前
0  

全部评论(3)

怀揣着激情万丈,我们奔赴新的生活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当初的雄心壮志在现实的残酷中逐渐挫败,我的人生停滞了。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,在陆续经历了失业,工资被克扣,出租房被房东提前收回这样一系列打击之后,对新生活的水土不服,我开始频频回望过去。人在低谷的时候,无论你当初有多坚定,总会生出选择失误的挫败感:无论你选择了哪一条,另一条好像都是对的。所以,在很长一段时光里,时间都被我浪费在遗憾和感伤里,我时常在想:如果我再努力一点,是不是就可以像汤丽一样读研,在就业时就能多些选择。如果我能安分一些,是不是就可以与沈如一样轻松愉悦自在。


好在时间有它独有的良善,窘迫的经济逼着我向前跑,我找了新工作,挨过了最初的职场阵痛,在不断地学习和改进中,思维和视野也在不断提高,工作也稳定下来。


时间赠人阅历,一眨眼,我们都已经毕业两年多了。汤丽在导师的引荐下去了一家研究所实习。沈如报考了男朋友家乡的省政府办公室,在六千多人里脱颖而出,而且,她终于结束两年的异地恋,要订婚了。她订婚那天,我和汤丽不远千里飞奔而来。


晚上,三个人兴奋地躺在床上,月光皎洁,晚风轻盈,我们咋咋呼呼收不住嘴。后来我们干脆开了瓶红酒盘腿而坐,汤丽修长的手臂揽过我和沈如,她说:“谢谢你们,在我最孤独无助的时候,温暖了我。”汤丽的声音很轻,语速很慢,这句话却如万里晴空里一道不期而至的闷雷,击得人心头一颤。一直被无暇诉说的艰辛就此在我们口中倾泻而出,我才发现,原来,那个时候大家的处境都很艰难。

10月前

0 0  
请稍等,正在加载
我来评论
评论3 收藏 分享
取消
复制链接,粘贴给您的好友

复制链接,在微信、QQ等聊天窗口即可将此信息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