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注会会计

发帖

都这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玩儿呀!——距离2018注会考试还有184天

财艺新文楼主

2018-04-12 18:39:55 475 5

比如你可能经历过下面这些日常片段:



如果是你妈来劝你,估计就是这样的话:“整天看你玩手机,正经事不做!给我少玩点!”


这种话的效果就像你对一个xd的人说“xd不好,以后别吸了”一样单薄而毫无价值。


其实你也知道这样做是不好的,甚至带着负罪感在刷手机。


核心问题是:问题你都知道,就是甩不掉。

你做这些事的时候多半是无意识的、无感的。

多半在大脑的驱使下,直接执行了那个未来可能会让你产生自我怀疑、负罪感的动作。


这篇文章不单单讨论手机成瘾,也将讨论日常生活场景中,广义上的成瘾现象。

关于成瘾,先讲个小故事,关于我如何从一个重度游戏成瘾者,成为现在这个还算健康活泼的当代青壮年。
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读初中、高中,双休日每天要打12个小时以上的游戏。


可以一天一滴水不喝,一点东西不吃。


游戏里泡一天,赛过活神仙。


有钱了也不买别的,就买点卡。那时候未成年,为了进网吧还专门研究过《如何在不展示身份证的情况下进入网吧开机的9种方法》... ...


游戏里成就辉煌,现实中一地鸡毛。


外表斯斯文文,实则道貌岸然。


成绩从中上到中,再到中下,再到跌停。


老师一度笑着安慰我,让我不要太担心,因为已经没有下降空间了。


成绩的门面基本靠坚挺的文科死撑... ...


曾经为了彻底戒掉游戏,想过很多奇葩方法。


比如我妈去出差,为了不让我打游戏,把电脑的电源线藏起来了。我嘿嘿一笑,在她离开后,把家里翻个底朝天,最后在放被子的橱里找到了亲爱的电源线。


我妈回家后甚至说:“你下次再打游戏,我就打你。”


奇葩的方法还有,比如我还想过,外面上网要花钱,我就把部分上网费交给同桌,让他帮忙保管。后来真的想上网了太上老君都拦不住,我冲去朋友家威胁他把钱交出来... ...然后他就和我绝交了... ...



亚洲地区部分国家和研究中心曾经做过调查,当人沉迷于互联网游戏时,他们的脑部活动与游戏成瘾者有相似的倾向。


13年美国精神病学学会(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)发布的《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》里,引入了“互联网游戏障碍”这个概念。


大脑的某个区域如果经常因游戏而生出兴奋感,其他区域就会减弱。情绪、认知等能力也会随之而下降。


去年世界卫生组织把游戏成瘾归为了精神障碍... ...


我也是在若干年后才意识到当年的疯狂和荒谬之处。


那么问题来了,究竟为何会这样做,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?


其中是否和脑区的运行机制相关?

我们都知道多巴胺是一种神经递质,也是与多种上瘾行为有关的脑内分泌物。


自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,心理学家对于多巴胺的认知也在不断代换。


比如从原先认为“多巴胺是快乐源泉”,到后来认识到多巴胺并非直接带给你快乐,而是刺激你的期待,让你觉得如果你这么做,就能得到快乐。


可以将其粗浅地理解为某种动机物质,它驱动了你的心理,并对你作出承诺。


“亲爱的,去做这件事吧。做完这件事,你会获得快乐。”大脑说。


多巴胺劫持了你空闲时间的注意力。


像前几天三八妇女节,各类商家打出“女神节”、“女王节”的口号,又是满减又是返利,实则也在劫持你的多巴胺,让你的视点不自觉地跳跃在促销商品之间,让你以为你买到了那个,就能怎么样。让你以为你买到之后,就能快乐。


这个过程是这样的:信息识别(外界刺激)→大脑奖赏系统(多巴胺分泌,作出快乐的允诺)→执行动作... ...


但奇怪的是,真正得到那个东西以后,我们并不快乐。


准确地说,不及当初大脑给我们的允诺那样快乐。


对于要减肥的人来说,吃炸鸡最幸福的时刻是吃之前,及吃的前半程。吃饱后的心理状态就是灾难。


你以为你会快乐,其实你并不。


正如五月天在歌中唱道:你不是真正的快乐。

如果把我们所要做的事分为两种:



大部分情况下,我们都乐于做第二种,因为人们被大脑的允诺骗了。


所谓的“多巴胺劫持”,就是实则并没有那么快乐的事情,被大脑套上了一层“快乐”的包装。


大脑这个狡猾的产品经理,把“其实并不让你快乐的一时快感”包装成了“真正让你快乐”的产品,卖给了你。


不合理的东西本身被赋予了合理的动机,所以你才会想都不想就去做。


在社交网络时代,你之所以会毫不犹豫地刷手机,是因为你期待得到虚幻的奖励——点赞、评论、转发... ...而你获得这些“伪快乐”的成本又是如此之低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你的生理体验与心理体验是矛盾的。


从生理体验上来说,你很轻松,动动手指就能看朋友圈里的新鲜世界。但没有专心工作、效率低下、很多事拖着没做,这些内心的石头让你的心理体验格外糟糕。


过去我沉迷打游戏客观上来说是很爽的,但我的心理体验也无比糟糕,没有享受游戏应有的乐趣,反而陷入自我怀疑的深渊里。

许多人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:不想工作→刷手机→刷完手机更不想工作→更不想工作就更想刷手机... ...


在这套恶性循环中,我们的真实意图在无限拖延。


而为了逃避现实的窘境,我们不自觉地走入带点甜头的循环中。


正在工作的人,他忽然刷起朋友圈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工作需要消耗精力,他刷手机的行为实则只是他对工作焦虑的不自觉反馈动作。


这些不自觉的分心动作,是焦虑的投射,也并非真实所愿。


看上去会让你快乐,实则徒增痛苦。


因为消除焦虑没有其他方法,唯一的方法就是干,就是做事。


再难的事,就算你需要分解出1000个小步骤去解决它,哪怕你解决其中1步,你的焦虑就会消失1点,你就走向了正性循环。


和上述第二种相反,第一种看上去很痛苦,实则很快乐。


跑步、健身是其中的典型。


跑步是一种客观上会让你产生难受和不适的运动,但跑完后你会觉得格外爽,格外认可自己的感觉。


那是一种实在而真实的快乐。


多数人心里都愿意自己做第一种事,但总会不自觉做第二种事,怎么破?


以前沉迷游戏,在电脑前写作业,写一半就要操一盘魔兽。当时我没意识到,其实在点开游戏图标的那一刹那,这个病态的脑回路已经生效了。接下来就是打游戏→打完后看看作业更不想做→继续游戏... ...


打破这个习惯回路的最重要一步,就是意识到你在干什么。


你在有意识地执行动作,而非在大脑的驱使下无意识地执行动作。


当你工作到一半,开始刷起了朋友圈。打开朋友圈的时候,内心就该有个弹幕响起来:


“卧槽我在做什么?这根本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啊!”


然后停下来!停下来!停下来!


你可以反复问自己:“我现在真正要做什么?是把工作做完让我更爽?还是刷朋友圈让我更爽?假如我现在刷朋友圈,15分钟后我是不是更疲倦,更心灰意冷更不想工作?”

核心关键在于:有意识地做选择,不要无意识地成为大脑的傀儡。


你要意识到你在做选择,你手里握有选择权。


只要稍稍冷静一刹那,你会发现大脑承诺给你的快乐,就像一个虚幻的泡沫,经不起推敲,也经不起戳。


人最珍贵的能力在于主动选择。


本质上人人都倾向于主动选择做有价值的事,可生活中大部分是被动选择。


不是我们选择做,而是大脑选择做。


被动选择带来负疚、心虚、对自我的歉意。


你如果只是大脑的提线木偶,那么和实验室里一给糖糖吃就开心的小白鼠没有区别。


拖延症患者最大的问题是从未意识到当下自己正在做的那个动作。


不停地刷微信,刷完微信刷微博,刷完微博刷抖音,刷完抖音刷豆瓣。


最后实在刷不出新鲜事了,深感生活的无力与被世界遗弃的孤独感,然后在社交网络中呻吟出一两句对生活的忧伤感叹。


他没想过这源于自我的不作为。


记得戒掉游戏成瘾的那天,是一个遥远而闷热的午后。


我明白解决恐惧的第一步,就是你要走进那个恐惧里头,看清它的长相。


就像触角怪都在深海徘徊,大魔王在洞穴深处游荡。


作为网瘾青年,我决心直面它,决心在危险的地方,做一件我真正想做的事。


那一天我在网吧写了一篇论文,看了一本书,背了30个英文单词。


那一天我就坐在嘈杂的诱惑里。


我坐在诱惑深处,观察自己是否真的有主动选择的勇气。


然后用结果验证了一件事:其实人永远都有的选啊。



快!去!学!习!


财艺新文1楼

2018-04-12 18:42:39
阻止我学习CPA的元凶终于被找到了!

晨语2楼

2018-04-12 20:54:44
杀了他吧

wrfwrf20123楼

2018-04-13 09:49:29
放下手机

kemikei4楼

2018-04-13 10:10:15
抓紧时间

wchxhh5楼

2018-04-13 14:47:31
好好学习